欣求极乐 发表于 2015-12-25 10:48:55

護法

本帖最后由 欣求极乐 于 2015-12-25 10:59 编辑



    人知佛法外護付與王臣,而未知僧之當其護者,不可以不慎也。護法有三:一曰興崇梵剎,二曰流通大教,三曰獎掖緇流。

  曷言乎慎也?護剎者,梵剎果爾原屬寺產,豪強占焉,奪而復之,理也。有如考諸圖籍,則疑似不明,傳之久遠,則張王互易,以勢取之,可乎?喜捨名為吉祥地,力不敵而與者謂之冤業藪。若僧惟勸化有力大人,以恢復舊剎為大功德主,而不思佛固等視眾生如羅睺羅。殃民建剎,即廣踰千頃,高淩九霄,栴檀為材,珠玉為飾,佛所悲憐而不喜者也。有過無功,不可不慎,一也。
  
    護教者,其所著述,果爾遠合佛心,近得經旨,贊歎而傳揚之,理也。有如外道迂談,胸臆偏見,過為稱譽,可乎?若僧惟乞諸名公作序、作跋,而不思疑誤後學,有過無功,不可不慎,二也。
  
    護僧者,其僧果爾真參真悟,具大知見者,尊而禮之,實心實行,操持敦確者,信而近之,理也。有如虛頭禪客,下劣庸流,亦尊之信之,可乎?若僧惟親附貴門,冀其覆庇,而綿纊錦繡,以裹癰疽,祇益其毒,有過無功,不可不慎,三也。
  
    是則王臣護法,而僧壞法也,悲夫!

【註釋】

    ① 護法:擁護佛之正法也。《無量壽經》上曰:「嚴護法城。」佛菩薩覺世濟人之道,無大有力者護之,則道將滅。故上自梵天、帝釋、八部鬼神,下至人世帝王及諸檀越,皆保護佛法之人,稱之曰護法。又護持自己所得之善法也。《俱舍論》二十五曰:「護法者,謂於所得善自防護。」(摘自《佛學大辭典》)

    ② 外護:乃僧侶以外之在家人,為佛教所從事之種種善行,如供給僧尼衣食以助其安穩修行,或盡力援護佛法之弘通等。亦即從外部以權力、財富、知識或勞力等護持佛教,並掃除種種障礙以利傳道。從事以上諸行者,亦稱為外護者、外護善知識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③ 梵剎:梵,意謂清淨;剎,剎摩、製多羅之略稱,意謂地方。梵剎,本指清淨佛土,後轉為伽藍之美稱。亦即指佛教寺院,與「梵苑」同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④ 獎掖緇流:「掖」,音「業」,扶持、攙扶。「緇流」,僧徒,僧尼多穿黑衣,故稱。緇,音「資」,黑色僧服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⑤ 喜捨:又稱淨捨、淨施。謂歡喜施捨財寶。主要指為供養三寶而施給金錢、物品等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⑥ 冤業藪:「冤業」,造惡業而招致的冤報。「藪」,音「叟」,聚集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⑦ 功德主:指施主,即供養佛、法、僧三寶之施主、檀越。施主惠施有五功德:一、名聞四遠,眾人歎譽。二、若至眾中,不懷慚愧,亦無所畏。三、受眾人敬仰,見者歡悅。四、命終之後,或生天上,為天所敬;或生人中,為人尊貴。五、智慧遠出眾人之上,現身漏盡,不經後世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⑧ 羅睺羅:佛陀十大弟子之一。係佛陀出家前之子。又作羅護羅、羅怙羅、羅雲,意譯作覆障、障月、執日。因六年處於母胎中,為胎所覆,故有障月、覆障之名。據《未曾有因緣經》卷上載,佛陀成道後六年始還迦毘羅城,令羅睺羅出家受戒,以舍利弗為和尚、目犍連為阿闍梨,此即佛教有沙彌之始。其為沙彌時,有種種不如法,受佛訓誡,後嚴守制戒,精進修道,得阿羅漢果,自古譽稱「密行第一」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⑨ 九霄:天之極高處,高空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⑩ 栴檀:梵文「栴檀那」的省稱。即檀香,香木名,木材極香,可製器物,亦可入藥。寺廟中用以燃燒供佛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   ⑪ 佛心:其義有三:㈠指如來充滿大慈悲之心。《觀無量壽佛經》云:「以觀佛身故,亦見佛心。諸佛心者,大慈悲是;以無緣慈攝諸眾生。」㈡指不執著於任何事、理之心。《頓悟入道要門論》曰:「不住一切處心者,即是佛心,亦名解脫心,亦名菩提心,亦名無生心。」㈢指人人心中本來具足之清淨真如心。(摘自《佛光大辭典》)

    ⑫ 外道迂談:「外道」,指佛教以外的一切宗教。又稱外教、外學、外法。梵語原意為神聖可尊敬的隱遁者。這些隱遁者的思想,依佛教的觀點來說,都是佛教以外的教法,因此意譯作「外道」。「迂談」,迂闊的談論。(摘自《中華佛教百科全書》、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⑬ 胸臆:內心、心中所藏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⑭ 跋:音「拔」,跋文。寫在書籍、文章、字畫、金石拓片等後面的短文,內容大多屬於評介、鑒定、考釋、記述之類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⑮ 虛頭:弄虛作假、騙局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⑯ 綿纊:絲綿。「纊」,音「況」,古時指新絲綿絮,後泛指綿絮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⑰ 錦繡:花紋色彩精美鮮艷的絲織品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    ⑱ 癰疽:音「庸居」,毒瘡名,比喻禍患、毛病。(摘自《漢語大詞典》)

【譯文】

  一般人都知曉,佛以無上正法付囑國王、大臣做為外護,卻不知僧人更應該承當此護法的責任,即使如此,護法之事不可不謹慎。護法有三方面:一是興崇梵刹,二是流通大教,三是勸進提攜初學的出家人。

  為何對此三事要秉持謹慎的態度呢?以護持梵刹、恢復叢林而言,梵刹確實原屬寺產,而被豪強侵佔,若能據理力爭歸還寺院,這是合理的。但是有些梵刹,雖然考據地圖與戶籍的記載,則仍是不明確,兼之年代久遠,其間世易時移,所有權幾經變換,像這種情況,如果恃勢取回,這樣可行嗎?主人若肯喜捨,則名為吉祥地;但因勢力不敵而悻悻退出,則此地反而成為冤業地。通常僧人只知道勸化有力量的王公貴族,以恢復舊刹而成為大功德主,卻沒想到佛看待所有眾生都如同親子羅睺羅一樣的平等,所以怎能如此偏頗!如果為了建寺而使民眾受禍害,即使梵剎面積遼闊,高達九霄,用珍貴的旃檀為建材,以華麗的珠玉為裝飾,佛見了也只是悲憐而不會歡喜。類似這等興崇梵刹,實屬有過而無功,不可不慎,這是其一。
  
    再說護教,若著述立言,果然是契合佛之如如妙智及實相之理,這樣的著作為之讚歎而加以傳揚,這是合理的、應當的。但某些著述有如外道迂談,或出於自己的偏見,類似這樣的著作,如果過分的稱揚讚美,難道恰當嗎?假如僧人只想揚名,乞請諸名公大人作序、作跋,根本不考慮自己的著述是否會迷惑、貽誤後學,若是流通這樣的著作,則是有過而無功,不可不慎,這是其二。

    至於護持僧人,若是僧人確實是真參真悟,具正知見,尊重禮敬他們;也有僧人實心實行,操行敦厚實在,信賴親近他們,這都是應該的、合理的。可是對於慣弄虛假、說空話的禪客,識見淺陋而行為下劣的平庸之流,仍然也尊信不疑,這樣好嗎?假如僧人只是巴望攀附權貴,希冀得到他們的覆庇,這猶如藉漂亮的外衣來掩蓋滿身的毒瘡,這樣反而加重其毒性。護持這種僧人,同樣有過而無功,不可不慎,這是其三。

  由以上三點來看,國王大臣是熱心護持佛法,反而是僧人在破壞佛法了,這豈不是很可悲嗎!

【淨語】

  佛法裡頭兩種人,一種弘法的,一種護法的。弘護是一體,但護法比弘法更重要,沒有護,就決定沒有弘。弘法的功德雖然大,但護法的功德超過弘法,為什麼?沒有護法,就沒有弘法的機緣,弘法的機緣是護法人給的。所以佛法能不能傳承下去,是在護法,護法比什麼都重要。而護法自己要懂得佛法,那個護就是善護,功德真的不可思議。如果不懂佛法,護法有時候是障礙佛法,自以為在弘法利生,實際上在破壞佛法。因此,護法實在是不容易。


文摘恭錄——『竹窗隨筆( 三筆) 白話解』


离欲静心 发表于 2021-6-12 17:40:15

{:4_204:}{:4_204:}{:4_204:}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護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