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|简体中文

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原因請填“阿彌陀佛”)

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凈平等覺經解(原文)

2011-11-17 20:51| 发布者: 慧真| 查看: 179879| 评论: 0

摘要: BAZ3 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 黃念祖居士 著
法會聖眾第一

法會聖眾第一

 

   三、正釋經義 (此為十門分別中第十門)

 

  前明全經綱宗與經題總義。下則正入經文,分品逐句,闡發經義,謹以局心限量之言,略彰淨宗無盡之妙。茲依先例,全經分三:(初)序分,(二)正宗分,(三)流通分。蕅益大師曰:「序如首,五官俱存。正宗如身,腑髒無闕。流通如手足,運行不滯。」依大師意,「序如首(頭也)」指經之序分猶人之有首。由首之五官(眉眼耳鼻口)可窺其人之善惡智愚。觀一經之序品,便可知全經之大小偏圓。故序分中,亦必含有深文。今依大師之旨,判分本經如下:

 

      (壹)第一品至第三品為序分。

 

   (貳)第四品至第四十二品為正宗分。

 

   (參)第四十三品至第四十八品為流通分。

 

   今之三分,亦正如我國淨影、嘉祥兩家對本經魏譯本之判分。

 

   (壹) 序分

 

   又序分復分為二:一通序。二別序。

 

   通序,又名證信序,諸經皆具。如天臺與嘉祥等,依《法華論》以六種成就為證信序。六成就者,宗密大師曰:一信、二聞、三時、四主、五處、六眾。六緣不具,教則不興,必須具六,故云成就。以證經文,確為佛說,真實可信,故名證信。本經之前二品屬之。

 

   別序,又名發起序。乃發起全經之端由。以法不孤起,起必有由,諸經各別,故又名別序。例如小本《阿彌陀經》乃不問自說。本經則因世尊放光現瑞,阿難啟問而說。各經不同,故名別序。今經第三品屬之。

 

   初通序

 

   法會聖眾第一

 

   如是我聞: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,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。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。其名曰:尊者憍陳如、尊者舍利弗、尊者大目犍連、尊者迦葉、尊者阿難等,而為上首;又有普賢菩薩、文殊師利菩薩、彌勒菩薩,及賢劫中一切菩薩,皆來集會。

 

   「如是我聞」,諸經皆置此四字於經首,蓋尊世尊之遺教。世尊將般涅槃,阿難悲不能勝,阿泥樓陀教之曰:徒悲何益,應前向佛,請問四事:其一即「一切經首,當置何字?」佛即答曰:當置「如是我聞」,佛在某方等六事。(即上述之「六成就」)。其中「我」字,即阿難。「如是我聞」,表如是法門乃我阿難所聞於釋尊者也。此正可破當時之疑。因阿難結集經文時,大眾生起三疑:一疑佛重生;二疑阿難成佛;三疑他方佛來。故阿難曰:「如是我聞」則群疑頓釋。

 

   或疑曰:佛成道廿年,阿難方出家。又十年方命為侍者。如此,則卅年前佛所說經,阿難何能皆曰我聞。此有三解:(1)輾轉聞。(2)佛重說。(3)阿難自通。

 

   (1)輾轉聞:《報恩經》言,阿難所不聞經,從諸比丘聞,或諸天子說。

 

   (2)佛重說:《報恩經》言,阿難因佛命為侍者,乃求三願。其中第三乃「所未聞經,請佛重說」,佛許之。

 

   (3)阿難自通:《金剛華經》言,阿難得法性覺自在三昧,所未聞經,自能憶持。

 

   「如是」者,信成就也。居六種成就中之首位。《智度論》曰:「佛法大海,信為能入。」又《華嚴經》說,信為手。如人有手,至珍寶處,隨意採取;若人無手,空無所獲。可見,信者乃入法之初門,捨此莫由。又為攝法之上首,故云:「才入信門,便登祖位。」

 

   又「如是」者,指所聞之法體,即實相之理體。實相妙理,古今不變,故曰如。如理而說,故曰是。今依本經,蕅益大師曰:「依實相理,念佛求生淨土,決定無非,曰是。」蓋實相妙理,只是當前一念心之自性。非生非滅,無去無來,湛然常住,故名曰如。依此心性念佛,求生淨土。能念是實相心,所念是實相佛,所生是實相土,咸為實相正印之所印。故大師曰:「決定無非,曰是。」

 

   「我聞」者,聞成就也。阿難結集法藏時,自言「如是法門,我從佛聞」。我者自我,聞者親聞,以告大眾,實可證信。

 

   聖人無我,而阿難仍自稱為我者,不壞假名故。實相無相,故非同於凡夫之有我,實相無不相,故非同於二乘之無我。阿難隨順世間,假名為我,無乖於第一義諦。又《觀經疏》云:「無我則無聞,無聞則化道絕。為傳化不絕,假名說我。」

 

   「聞」者,耳根發耳識,今不云耳聞,而言我聞,蓋以我字統收諸根識等,以總代別,以我代耳,故曰我聞。以上「如是」表信順,「我聞」表師承,我之所聞,皆世尊金口所宣,傳承有自,決非他說,或為臆造。以之證信。

 

   「一時」者,時成就也。蓋時無實法,長短隨心。延促同時,三祇一念。如《疏鈔》曰:「或說者得陀羅尼。一刹那頃,一字之中,說一切法門。或聽者得淨耳根,於一刹那,聞一字時,於餘一切悉無障礙。或說者時少,聽者時多,或說者時多,聽者時少。或說者神力延促隨宜,聽者根器利鈍不一。古謂三乘凡聖所見佛身報化,年歲短長,成佛久近,各各不同故。今止取佛及弟子師資機感相遇之頃,說聽事畢,便名一時也。」又《佛地論》云:「說聽究竟,總言一時。」是故經中不言某年某月,但以師及弟子,機應和合,說聽事畢,即名一時。又經中不舉年月者,各地歷法不同。又世界時分不一,四天王天一日,便是人間五十年。且現代科學證明,太陽圍繞銀河係中心運行一周(即太陽上之一年),相當於地球時間之二萬萬年;且物體運動速度接近光速時,則時間隨物體運動速度而變異,本非定量。故經中只言「一時」最切實際。

 

   「佛」者,主成就也。佛為一切眾生之宗主,故名為主。又六成就中,主成就最為主故。

 

   「佛」者,梵語為佛陀,今祗言佛,乃省文也。譯為華言,則為覺者。自覺、覺他、覺行圓滿。自覺異於凡夫之不覺;覺他異於二乘之獨覺;覺滿異於菩薩之在因。三覺俱圓,眾聖中尊,故稱為佛。又云智者,智即覺之義。智無不知,所謂得一切種智,即覺滿之義。在本經中,此處佛字,即指大恩慈父,本師釋迦牟尼佛。

 

   「在王舍城,耆闍崛山中」。處成就也。王舍城古有二說,一曰上茅城(或作上第城)(舊城),一曰寒林城(新城),兩說不一。今據《智度論》中曰:「佛涅槃後,阿闍世王,以人民轉少故,捨王舍大城,其邊更作小城。」《甄解》云:「本王舍城者,上第舊城也,更作小城者,寒林新城也。此既佛滅後闍王築之,佛何住後城乎?今正佛所住處,明知上第城也。」此說可證,佛說此經是在舊城。《慈恩傳》云:「王舍舊城,處摩揭陀國中,古昔君王多住其內。其城又生好香茅,故舉為稱。」又日《望西疏》曰:「若依宗家,應是上茅。」(宗家即善導大師。)望西師意,亦謂經中之王舍城,即上茅舊城。此說可信,故不引異說。

 

   《法華論》云:「如王舍城勝餘一切城舍故,顯此法門最勝義。」五天竺有十六大城,而王舍城最大。故在此城說經,以表此經之最勝。又《大寶積經論》云:「問云:何故此法唯王舍城說,非餘城廓?答曰:釋此法門法王住處故。喻如王舍,王所止住,故名王舍。此法門亦復如是,法王住處。釋成此義故,說住王舍城。」

 

   耆闍崛山,是王舍城外五山之一。《淨影疏》曰:「耆闍山,此翻名靈鷲山也。此山多有靈仙居住,故名為靈。亦有鷲居止此山,故名為鷲。」又「此山頂似鷲頭,又名鷲頭山。」《西域記》志此山曰:「北山之陽,孤標特起。既棲鷲鳥,又類高臺,空翠相映,濃淡分色,如來御世垂五十年,多居此山,廣說妙法。」《智度論》曰:「耆山於五山中最勝故。(1)此山精舍,近城而難上,近城故乞食不疲,難上故雜人不來。故多住此不在餘處。(2)是耆山福德吉處,諸聖人喜住處。佛為諸聖主故多住。(3)耆闍山是三世諸佛住處故。(4)是中清淨,有福德閑靜故。一切諸佛行處,十方諸菩薩讚歎恭敬,八部大力眾神所守護、恭敬供養處故。諸大乘經多在此山說。(5)是中十方無量智慧福德力大菩薩,常來見釋迦牟尼佛,禮拜恭敬聽法故。諸大乘經多在此山說。」《法華論》云:「耆闍崛山勝餘諸山。佛在於此說,顯此法最勝。」故本經即在此山說。

 

   「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」。本品獨標比丘眾及菩薩眾,第二品末廣標餘三眾弟子,及諸天眾:「又有比丘尼五百人,清信士七千人,清信女五百人,欲界天、色界天、諸天梵眾,悉共大會。」經末則云:「諸菩薩、聲聞、天龍八部,一切大眾,聞佛所說,皆大歡喜,信受奉行。」可見說經時,會中有諸大菩薩、聲聞、比丘、比丘尼、清信士、清信女,直至諸天梵眾、天龍八部,咸來聽法,此乃六成就中之眾成就。會中,有菩薩、聲聞、諸天人等與此界四眾弟子二萬人同聞,非是阿難獨聞。是可證信。

 

   「與大比丘」。與者,共同之義。表佛與大眾共在會中。「比丘」是梵語,名含三義故不翻。三義者:(一)乞士。謂乞食乞法。乞食謂,既出家已,乞求自活,不事經營,無所貯積。萬緣俱放,一意清修,故曰,乞食養身。乞法者,參師訪道,露宿風餐,詢求妙法,期成聖果,故曰,乞法養心。(二)破惡。正慧觀察,破煩惱惡,見思惑(指見惑與思惑)盡,超出三界。(三)怖魔。如《涅槃》說:「魔性姤(據《中華大字典》,」「姤」有八義,今取其一,「姤」者惡也。)弊,忌他勝己,見彼勝己,故懷恐怖。又懼其人,多化眾生,同出生死,空其境界(魔之境界空虛,),故生恐怖。」若人出家受戒,羯磨成就,地行夜叉,空行夜叉,天行夜叉,輾轉讚歎,聲傳欲界六天,魔聞心怖。

 

   「大」者,梵語為摩訶。具有三義:謂大、多、勝。大者,《彌陀疏鈔》云:「天王大人所共敬仰,非小德也,名大。」《淨影》云:「曠備高德,過餘近學,故名為大。」多者,內典外籍,無不博通,非寡解也,名多。勝者,勝過餘學,超於九十六種外道之上。再者,《佛地論》另有三義。(一)最極利根,波羅密多種性。(二)得無學果位。(三)得小果已,趨大菩提。以上三義,故名曰「大」。又嘉祥師謂「大」有三義:一生大解。二破大惡。三證大果。由上可見大比丘者乃德高望重,回小向大之比丘,乃比丘眾中之尊宿。

 

   「萬二千人俱」標比丘之人數。日《會疏》曰:「諸經多標千二百五十人。今經與《法華》標萬二千人,蓋是出世本懷,一代勝會,故十方大德皆云集乎。」上說甚是,會眾之盛,正表世尊說法之勝也。又「俱」者共集之義。

 

   「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」。上二句,讚諸大比丘之德。「一切」,乃該羅事物之稱,又「一切」普也。「一切大聖」,讚歎之辭。《嘉祥疏》:「游心空理,隱顯難測,故稱聖人。」《會疏》曰:「初果已上,悉名聖者。以究大阿羅漢,故名大聖。亦可雖外現聲聞,內秘菩薩之行,故名大聖。」《淨影疏》曰:「大有兩義:一位高名大,一德勝名大。會正為聖。」綜上可見,或從德而言,契於空理,會合正道曰聖;或從位而言,初果以上稱聖。唯回小向大,行菩薩道,直趣佛果者(乃名究大阿羅漢),或大權示現者,方名大聖。

 

   又淨影曰:「神通」已達,歎其德勝。所為神異,故名曰「神」。無壅曰「通」。所謂身通、天眼、天耳、他心、宿命及與漏盡。故知「神」為不測之義,「通」為無礙之義。「達」者,嘉祥曰:「達者言證,證六通三明等是也。」阿難當時,雖未得漏盡,但以當機,應須並列。又淨影釋曰:「阿難增上利根,雖居學地(未得無學果位),而成無上勝妙功德。故曰大聖。於神通中,解了畢竟(徹底瞭解),亦名已達。」是故阿難亦得名列「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」。

 

   「其名曰,尊者憍陳如」。「尊者」梵語阿梨耶,譯為聖者、尊者,謂智德具尊者。乃阿羅漢之尊稱。淨影曰:「有德可尊,故曰尊者。」《會疏》曰:「尊謂尊貴,有德可貴,故曰尊者。」「憍陳如」梵文全名,作阿若憍陳如。阿若是名,憍陳如是姓。譯為華文是「了本際」、「知本際」,或作「已知」、「無知」(無知之義,非無所知,是知無之義)。淨影曰:「阿之言無,若之言智,證無成智,故曰無智。「無」是一切諸法本性,名為本際。於此本際知見明瞭,名了本際。」憍陳如於世尊初轉法錀,度五比丘時,首先悟道。《法華文句》曰:「是釋迦法中第一弟子。」《增一阿含經弟子品》中,佛稱之為「我聲聞中第一比丘,寬仁博識,善能勸化,將養聖眾,不失威儀。」今經首列尊名,正表能聞受此經法者,皆是第一弟子。本經《非是小乘品》曰:「得聞阿彌陀佛名號,能生一念喜愛之心,歸依瞻禮,如說修行。……當知此人,非是小乘。於我法中,得名第一弟子。」

 

   「尊者舍利弗」。梵語舍利,譯為鹙鷺。梵語弗,譯為子,故曰鹙子。因母得名。其母身形端正,眼淨如鹙鷺,乃名鹙子,謂是鹙鷺之子。又名珠子,亦表其母眼淨如珠。又名身子,表母身端正。舍利弗在佛聲聞弟子中,智慧第一。在母胎時,能令母得妙辯,勝於乃舅俱絺羅(後亦證阿羅漢)。八歲登座,十六出國,議論無雙。七日之內,遍達佛法。本經說此一切世間難信之法,惟大智者,始能深信不疑。故列上首,僅次憍陳如。

 

   「尊者大目犍連」即《阿彌陀經》中摩訶目犍連。摩訶即是大義。目犍連是姓,譯為(一)讚誦;(二)采菽;(三)萊菔根等。其族出家人多,故於尊者姓氏冠以大字,曰大采菽(大目犍連)以揀別之。其名為拘律陀,父為相國,從拘律陀樹神祈求得子,因以名之,於佛弟子,神通第一。《智度論》曰:「如舍利弗,於智慧中第一,目犍連神足第一。」又「舍利弗是佛右面弟子。目犍連是佛左面弟子。」尊者神通甚廣。例如舉一城釋種,上升梵天;外道移山,制之不動,及降服毒龍等等。難以具述。

 

   「尊者迦葉」。迦葉姓也。此譯為龜或飲光。名畢波羅,亦樹名,因父母禱於該樹神而生,故用以為名。尊者乃大富長者之子,能捨大財,修頭陀大行,為大人所識,故名為大迦葉,以別於同時之三迦葉:(一)十力迦葉;(二)童子迦葉;(三)童女迦葉等。

 

   又迦葉譯為龜,《法華文句》云:「其先代學道,靈龜負仙圖以應。從德命族,故云龜氏。」又云飲光。因於毗婆尸佛時,為冶金師。與一貧女,共以黃金,莊嚴佛像。自爾以來,九十一劫,身如黃金,光色晃耀,掩蔽餘色,故名飲光(飲指吞,光吞諸色,即飲光義。)。

 

   尊者,頭陀行第一。頭陀者梵語,此云抖擻或云淘汰,以十二行淘汰塵勞煩惱。十二行者:(一)住阿蘭若(寂靜處);(二)常行乞食;(三)次第乞;(四)日中一食;(五)節量食;(六)過中(午時)不飲漿;(七)著糞掃衣;(八)但三衣;(九)塚間坐;(十)樹下宿;(11)露地坐;(12)但坐不臥。以斯苦行,掃除塵累,澄淨身心。迦葉年老,不捨頭陀。佛憫其衰,勸命休息。迦葉頭陀如故。佛乃深讚云:「有頭陀行,我法久存。」故云頭陀第一。

 

   尤應深省者,大迦葉尊者,即傳佛心印之禪宗初祖。《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》第三卷云:「梵王至靈山,以金色缽羅華獻佛,拾身為座,請佛為眾生說法。世尊登座,拈華示眾,人天百萬,悉皆罔措。獨有金色頭陀,破顏微笑。世尊云:「吾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實相無相,微妙法門,付囑摩訶迦葉。」此即世傳之拈華公案。世尊傳心於迦葉,為禪宗初祖,迦葉再傳於阿難,為二祖。今上首中,標舉大迦葉,正表禪淨不二之深意。

 

   「尊者阿難等」。唐宋譯作阿難陀,略稱阿難。譯曰慶喜、歡喜。又云無染。乃白飯王之子,佛之堂弟也。生於佛成道日。淨飯王既聞太子成佛,又聞宮中誕子,更增歡喜。乃曰,今日大吉,是歡喜日。語來使言,是兒當字為阿難。又尊者端正清淨,如好明鏡,見其相者,聞其聲者,睹其威儀者,莫不歡喜,故以為名。又尊者隨佛入天宮龍宮,心無樂著,故名無染。佛壽五十五歲時,阿難出家,侍佛二十五年,佛所宣說,悉能憶持,不忘一字。《涅槃》稱阿難多聞士。又迦葉讚曰:「佛法大海水,流入阿難心。」故曰,多聞第一。

 

   「等」者,魏譯中列三十一人,今會本僅列舉其中上首五人之名,故曰阿難等,以概其餘。

 

   「而為上首」今稱首座為上首。大眾一座之上位,稱為上首。各經中上首人數不同。例如《稱讚淨土佛攝受經》於大苾芻一千二百五十人,列舍利弗、目犍連、大迦葉、阿泥律陀等四人等為上首。今經則憍陳如五人等為上首,是乃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之大尊者中之上首。

 

   按「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」之句,本為菩薩歎德。如《密迹金剛力士經》云:「與大比丘眾四萬二千俱,菩薩八萬四千,一切大聖,神通已達。」今此經中以讚歎菩薩功德之語,以讚聲聞。正表此等常隨聖眾,本法身大士,隱本垂迹,或他方聖眾,助佛宏化,為影響眾。「一切大聖」,指其本地,本是究竟菩提之人故。「神通已達」者,示權迹。遊戲神通來此土故。故知所列之聲聞眾,皆是大權示現,助我世尊,開顯淨土法門也。

 

   綜上五聖,了本際,謂了知其久遠之本際,故首列之。身子智慧第一,表彌陀之佛智、不思議智、不可稱智、大乘廣智、無等無倫最上勝智之深廣無涯。目連之神通第一,顯遊戲神通之誓願。大飲光,顯彌陀殊勝光明,無不照見,光中極尊,佛中之王。慶喜表聞名歡喜,悉得度脫。又迦葉是宗門初祖,阿難為二祖,阿若憍陳如表當人之本際,舍利弗表眾生本具之智慧,目連即眾生本有之神通,飲光表靈光獨耀,回脫根塵,慶喜表慶快平生,心心相繼。故知一部大經,正是付法傳心;一句名號,直顯本來面目。於此薦得,始稱帶角之虎。但當驀直念去,便是無上深禪。無論定持散念,決定功不唐捐。

 

   本經先列聲聞後彰菩薩。正如《佛地論第二》云:「先說聲聞,後說菩薩。聲聞眾者,近對世尊,親受化故。又諸聲聞,常隨佛故,形同佛故。」是故諸經多是先聲聞,而後菩薩。

 

   「又有普賢菩薩」。菩薩乃梵語之略存。具足應云:「摩訶菩提質帝薩埵。」「摩訶」譯為大,「菩提」譯為道,「質帝」譯為心,「薩」譯為眾生或有情。合之則應為大道心眾生。簡稱菩提薩埵,義為覺有情。同佛所證之謂覺。無明未盡之謂情,又覺是所求佛道,有情是所化眾生,利生為急,廣度群生同登大覺,故謂覺有情。菩薩二字則是最略者也。

 

   云何為大道心眾生?以具四種大故。四種者《清涼疏》謂:「一者願大,求大菩提故。二者行大,二利成就故。三者時大,經三無數劫故。四者德大,具足一乘諸功德故。」此亦含攝《法華》之六大:(一)信大法;(二)解大義;(三)發大心;(四)趨大果;(五)修大行;(六)證大道。以具上述諸「大」故,名為大道心眾生。

 

   「普賢」亦名遍吉,《清涼疏》謂普賢有三:(一)位前(但發普賢心);(二)位中(等覺菩薩);(三)位後普賢(得果不捨因行,謂成佛仍不捨因地之行)。疏謂普賢之義為「果無不窮曰普,不捨因地曰賢」。此即位後之普賢,是為如來之化現也。至於《會疏》云:「體遍法界,故曰普。位鄰極聖,故曰賢。」是為位中普賢,乃等覺菩薩也。《會疏》又云:「能導御一切,發十大願王。願西方往生,特翼讚彌陀,故於此經是為上首。」又《探玄記》曰:「德周法界曰普,至順調善曰賢。」《大日經疏一》曰:「普賢菩薩者,普是遍一切處。賢是最妙善義。謂菩提心所起願行,及身口意,悉皆平等,遍一切處,純一妙善,備具眾德,故以為名。」普賢、文殊乃釋迦如來之二脇士,侍佛左右,乃釋尊會中上首,在華嚴會上,亦是上首。又普賢菩薩為一切諸佛之長子。《四十華嚴經四十頌》曰:「一切如來有長子,彼名號曰普賢尊。可見普賢正是如來法身之所流現,化作等覺大士,襄讚釋尊,演唱聖教。若據密教,普賢即是密教初祖金剛薩埵。金剛薩埵即是金剛手菩薩摩訶薩。《聖無動尊大威怒王秘密陀羅尼經》曰:「此金剛手是法身大士,是故名普賢。」又金剛智之《五秘薩訣》曰;「金剛薩埵者,即是普賢大菩薩異名也。亦名一切如來長子,亦名大阿阇黎。」本經《德遵普賢第二品》中,復有「為教菩薩,作阿阇黎」之文。今此經中,普賢大士,列最上首,正顯密淨不二,故先師夏老云:「淨土即是密教顯說。」(藏密紅教祖師蓮花生大士,即阿彌陀佛之化身佛,故紅教尊崇彌陀,勸生極樂,遠盛於其他教派。密淨不二之旨,於本解中,暫不詳論。)

 

   「文殊師利菩薩」。文殊師利,亦云曼殊室利。此云妙首,亦云妙吉祥,亦云妙德。是諸佛之師。《放缽經》曰:「今我得佛,皆是文殊師利之恩也。過去無央數諸佛,皆是文殊師利弟子。當來者亦是其威神力所致。譬如世間小兒有父母。文殊者,佛道中父母也。」如《心地觀經》曰:「三世覺母妙吉祥。」又「妙德」者,《法華嘉祥疏二》曰:「文殊,此云妙德。以了了見佛性故。德無不圓,果無不盡,稱妙德也。」《會疏》曰:「具三德秘藏,神化不思議,故名妙德。」妙吉祥者,《圓中鈔》曰:「微妙三德,同佛所證,故亦云妙吉祥。……惑業苦三,有少分在,皆未吉祥。位居究竟,三德圓彰,故又號妙吉祥也。」文殊於菩薩眾中,智慧第一。本為龍種尊王如來。現在北方常喜國成佛,號寶積如來,未來成佛,號普見如來,故知文殊大士乃過現未三世成佛者。今示現會中,大智獨尊。表此法門,惟大智方能信入。又妙德者,了了見佛性故,今鄰普賢位列上首,正表禪淨不二之旨。

 

   「彌勒菩薩,及賢劫中一切菩薩,皆來集會」。彌勒,此云慈氏,菩薩之姓也。名阿逸多,此云無能勝。具足則為慈無能勝。《彌陀疏鈔》云:「以在母胎中,即有慈心,故以名族。又過去生中,遇大慈如來,願同此號,即得慈心三昧。又昔為婆羅門,號一切智,於八千歲,修習慈行。又弗沙佛時,與釋迦如來同發菩提心,常習慈定。又《思益經》云:「眾生見者,即得慈心三昧。」又《悲華經》云:「發願於刀兵劫中,擁護眾生。」是則慈隆即世,悲臻後劫,至極之慈,超出凡小,故無能勝。」 大士位居補處,現在兜率內院。四千年後(指兜率天之四千年,相當於地球上之五十七億六百萬年)下生此界成佛,福德殊勝。三會龍華,度生無量。

 

   本經以上三大士為菩薩眾中上首,蓋因三大士淨土緣深,正好影響海會大眾,同歸淨土。《普賢行願品》中普賢菩薩於逝多林中,發十大願王。繼云:「是人臨命終時,最後刹那,一切諸根悉皆散壞,一切親屬悉皆遠離,一切威勢悉皆退失,輔相大臣、宮殿內外、象馬車乘、珍寶伏藏,如是一切無復相隨。唯此願王不相捨離。於一切時引導其前,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。到已,即見阿彌陀佛。」又偈云:「願我臨欲命終時,盡除一切諸障礙,面見彼佛阿彌陀,即得往生安樂刹。我既往生彼國已,現前成就此大願,一切圓滿盡無餘,利樂一切眾生界。……」又《文殊發願經》云:「願我命終時,滅除諸障礙,面見阿彌陀,往生安樂刹。生彼佛國已,成滿諸大願,阿彌陀如來,現前授我記。……」如是兩大士,發殊勝大願,求生極樂,可勸一切菩薩,皆仰信文殊之大智,入普賢之大行,普導眾生,同歸極樂。是故此經,列為上首。次列彌勒者,《大寶積經發勝志樂會》彌勒問佛:「若有眾生發十種心,隨一一心專念向於阿彌陀佛,是人命終當得往生彼佛世界。世尊,何等名為發十種心,由是心故,當得往生彼佛世界?」可見彌勒大士正是襄讚釋尊同宏淨宗妙法也。又本經中第卅二品下彌勒當機。第四十六品,佛咐囑彌勒大士曰:「我今如理宣說如是廣大微妙法門,一切諸佛之所稱讚。咐囑汝等作大守護……當令是法,久住不滅。」彌勒承佛咐囑,宏持是經,是故大士,不但當來龍華會上,必說此經。直是盡未來際,亦必常說不絕。

 

   「賢劫」。現在之住劫,名為賢劫。在此大劫中,有千佛出世,故名賢劫。《悲華經五》曰:「此佛世界,當名娑婆。……時有大劫,名曰賢善。……是大劫中,有千世尊,成就大悲,出現於世。」據《佛祖統記》,此劫中,第一佛名拘留孫佛,次為拘那含牟尼佛,三為迦葉佛,四即為今之釋迦牟尼佛,此後有彌勒等九百九十六佛相繼出世。今此會中,彌勒與其他賢劫中成佛之九百九十五大士皆來集會,聽佛說法,故知賢劫中未來一切諸佛,皆必同宣此經。(另說,賢劫共一千零五佛,彌勒以下一千零一人,未成佛。非所常見,故不詳錄。)

 

  以上第一品,以信、聞、時、主、處、眾六種成就,為本經證信。經中大比丘眾萬二千人,超越餘經,同於《法華》。又普賢最為上首,同於《華嚴經》。亦表本經之同於上之圓教二經也。

2

奉行

忏悔
17

顶礼
5

感恩

感动
2

赞叹

随喜

支持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26 人)

本文导航

手机版|Archiver|我的收藏|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( 皖ICP备13015885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

GMT+8, 2019-3-24 08:26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